FC2ブログ
Girls Post Rock    04/29/2008
Post Rock/Electronica/Psychedelic Pop/Japanese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Band Members: Yuko Kureyama (guitar,vo), Yumimpoko (guitar,vo), Makiko (bass,vo), Enchan (key,laptop), Tadahiko aono (drums)

「透明感のある、時にスパイスのようにやってくる力強い個性を奏でる Water Fai。彼らのメロディーは一時的にひとつの音世界を生み出してくれる。どこか懐かしい感覚と、新しい感触が見事に調和されていて、そっと包み込むように流れてくる歌声は時にいつかの優しい記憶を運んでくれるのです。」
(Water Fai演奏出充满透明感的音符,又拥有调味品一样强有力的个性,他们的旋律会生成一个声音的世界,巧妙调和了怀旧和新鲜的感觉,静静流淌在其间的歌声,时而会唤起曾经的温情回忆)

Water Fai是支来自日本大阪的五人乐队,成员除了去年才加入的鼓手Tadahiko Aono外全部是女性,在她们的bio里写着"bring a much needed feminine approach to the post-rock genre",在目前男性一统天下的PR乐界(除了Mono的Tamaki,女生大多拉提琴,Amiina也是),见到一支女子团体实属不易。成军于2002年,最早Yumi, Yuko和Mayum希望能组一支全女子团体,像Cibo Matto或OOIOO那样,随后加入的bass手Makiko,那时甚至不知道如何弹贝斯,几个月后的首场演出,四人演奏了五支曲目,后来都收入了06年发行的首张专辑"Girls in the White Dream",今年4月又由纽约厂牌White Shoe Records重新发行, 专辑收录了乐队04至06间创作的8首作品

虽然受到Mogwai及Tortoise等PR乐团的影响,只用post rock大概还不足以界定Water Fai的风格,至少在听You Are The Sun时,鼓点节奏让我想起了Her Space Holiday,纯器乐的To The Green Town和Kaiyon,透明感的吉它有日式的清新味道,连鼓声都变得温柔起来,Sweet Dreams, Fai是梦境的开始和结束,恍惚迷离,深邃冗长,没人知道那段突然响起的shoegaze吉它背后,是怎样的光芒与景象。直到潮水涌过来,Silent Foam的画面拉开,轻快流淌的吉它和弦,青春甜蜜的日系女声,穿插的键盘音符如星光闪烁,psychedelic pop与PR高潮间的转接堪称奇妙,ANA意外的轰鸣与狂野,最后的专辑同名曲,弥漫的氛围之音如层层叠叠的雨雾,逐渐变为绵延的吉它音墙,缥缈的迷人声线穿行其间,飞翔在云端雪白色梦幻中的少女,大概还未醒来

PS: 关于专辑名,有种白色郁金香就叫white dream,不过从封面看来,还是指云朵比较合适

Water Fai - Girls in the White Dream [Album] 2008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这季会追的日剧    04/28/2008
1. ラスト.フレンズ
之前说过不再罗嗦,DV看多了还是会烦的

2. おせん (料理仙姬)
出演: 蒼井優、内博貴、杉本哲太、向井理
题材大好,优酱最高

3. Around 40
出演: 天海祐希、大塚寧々、藤木直人
偶也快成不婚主义者了= =,昔日花泽类成了结婚できない男,还是个环保型的XDD

4. 絶対彼氏 (绝对男友)
出演: 速水直道、水嶋尋、相武紗季
渡瀬悠宇的原作少女漫,其实是很囧的剧,没有もも忠狗送上门,弄台速水家电也不错啊||||

5. 猟奇的な彼女 (我的野蛮女友)
出演: 草剛、田中麗奈、松下奈緒、上川隆也
虽是韩影改编,感觉比期望中好看,居然恶搞“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还有,我不反韩的

不打算追的
手机探员: 无趣
极道3: 剧情弱,没帅哥
ROOKIES: 太热血,市原隼人样子好挫
無理な戀愛: 只打算活到50岁的某人对老年题材无爱|||
君、犯人じゃないよね?: 貫地谷MM还好,要润个花痴男Orz,推理剧估计很难再拍出什么新鲜感
TV
Kettel    04/27/2008
Electronica/Ambient/IDM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此人很多人都认识就不多介绍了,原名Reimer Eising的荷兰电音青年,生于1982, 至今已在诸多电音厂牌如Neo Ouija、Planet Mu、Hydrogen Dukebox、Krackfive、U-cover及本地Sending Orbs下发行过作品(具体参考RYMDiscogs),其间尝试过多种实验风格,除了最令人称道的温暧悦耳的旋律电音IDM,在EP"Cuddle and Then Leave"和后来发行的合辑"Whisper Me Wishes"中亦有加入新古典和jazz元素,04年的“Volleyed Iron”则完全是张氛围Leftfield作品, "Through Friendly Waters"曾是我05年最爱的IDM专辑之一,去年日本巡回之后,又由日本的Timothy Really厂牌重新发行,加了几支live和bonus track。而Kettel今年的计划之一就是由Sending Orbs发行的The Myam James系列专辑,Part 1已于4月15日发行,part II将在三个月后推出

在童趣氛围的盈造上,Kettel会让人想起同乡好友Secede,变化碎拍的悦耳度与英国艺人Ochre不相上下,然而Kettel的音乐却是充满想象力的,各种自然采样和奇特音效,包括淅沥的雨声、鸟鸣、(他自己养的)猫咪叫声和电视剧对白等等,Reimer曾说自己出生在乡村,所以作品的灵感都来自小鸟树木,像"Through Friendly Waters"的封面那样清新自然,亦纯真可爱得一如"Smiling Little Cow"封面上的小母牛。乐器方面,从鼓点到键盘,从短笛到大提琴,充满自然气息的采样拼贴(听听推荐合辑里的These Birds Around Meadows),IDM节奏与流动旋律间的完美平衡(Through Friendly Waters),飘渺歌声与迷雾氛围的相互交织(Now Find Another Moon),像Ulrich Schnauss一样轻松愉悦(And unrequited as well),如Adam Young一般清脆动听(Pinch Of Peer),神秘味道的想象力之旅(Sylvia我觉得和secede那张Tryshasla的味道很近),当然还有古典(Twijfel Doubt Hésitation)和氛围佳作(Little Duck, When is Our Day?)

Sending Orbs在特别设立的官网里调侃道,在成功发行了一系列绝赞专辑之后,Kettel同学完全忘了怎么弹钢琴和写曲子,更不用提与厂牌间的合理沟通,不断叫嚷着"De Spreeuw"(大概是一本书),说什么“李子会吃小羊,一只醉酒的会开车的鱼叫做De Baars”(请参考新专封面,Jeroen Advocaat真有才),令人庆幸的是,他在这些无厘头事件发生之前,已经开始准备和构思新专辑。Myam James Part 1暂时告别了古典和环境音乐,Kettel专心玩起了抽象电音IDM,变幻无常的碎拍,并加强了节奏走向,喜欢Kroost Kids从1分20秒开始那段叮叮咚咚的旋律,Dolend里ha的那声非常有趣,Twinkle Twinkle也是爱曲,编排从头至尾都无可挑剔,Ende算是不多的氛围向的曲目,有梦游的质感,Shimamoto=岛本?,整张专辑放进dance party也很精彩,像Warp早期出品一样会让IDM迷爱上dance music

Kettel - Myam James Part 1 [Album] 2008

Read More

云南七日的衣食住行    04/24/2008

4月下旬的云南很凉爽,高原气候,早晚有些凉,带了4件短袖3件长袖3条长裤两件外套(一厚一薄)外加一件睡衣,全部派上用场,为避免晒伤,短袖只在室内或车内穿,平日就添件薄外套,外加墨镜和遮阳帽,一次性雨衣没用上,虽然下了点雨,时间都很短,如果是7、8月份的雨季,一定要备好。鞋也只带了一双匡威,从梅里雪山上下来一脚的泥,去之前还纠结于该穿什么鞋,其实要求也不必那么高,如果要在雪地里玩,还是防水的登山鞋或徒步鞋最好,雨季去的话也是


在外游玩的四天,吃的都很糟糕,且贵,在飞来寺,早餐一碗再普通不过的面条是八块,牦牛火锅倒是便宜,就是味道一般,我还可以接受,同桌的女生没吃多少,说那是她吃过最难吃的火锅,还有几道味道怪异or卖相欠佳的菜,譬如像是搁了蕃茄酱的红烧茄子,或是让人望而生怯的糊糊的豆豉,有人特别留影记念。至于在大理丽江等地的美食,很多地方都有介绍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我是没吃到什么特别喜欢的。基本上我这人对吃不是很挑剔,只要味道好,路边摊我也爱


星级酒店就不说了,这里只讲客栈,不管在丽江大理还是束河,找间客栈都很容易。我挑地方的原则,一是看名字,名字不喜欢直接略过,其次一定要有图片,只要图片有feel就OK,除了房间,室外环境也很重要。大理推荐清心庭院,有古城民居的风貌,价格也不贵。丽江大傅家69号,之前无意在网上看到,设计很喜欢,因为没住成先不评价。束河的37度2,装修不俗,庭院也漂亮,更有两面墙的非主流电影和书籍,特意看了下,全是些好书好片,只可惜在那里的闲时无多,否则光这些就够享受的了,还看到了许巍的签名照片


行的话攻略就很重要,尤其在云南,各个景点间距离都很远,譬如从丽江到泸沽湖,行车要6、7个小时,来回至少要两天,所以需要提前计划好,像我就不够时间去泸沽湖西双版纳,连雨崩都不够(徒步来回要两天,虽然大家都说到了梅里不去雨崩很可惜)。昆明至大理有白天or夜间巴士4-5小时、夜间火车8小时,到大理的巴士和火车都只到下关,还需搭40分钟的公车才到古城,最后一班公车是晚上9点(第一天刚到下关时已经9点半,只能打的,攻略上说可以讲到25元,结果一问全都要价40,还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最后精明的某出租车司机捎了两个同路的生意人才同意收我25,可见攻略也不是完全可靠)。昆明至丽江白天or夜间汽车9小时、飞机45分钟,大理至丽江巴士3个半小时,丽江到束河搭个小面的几分钟就到了,昆明到西双版纳汽车10小时,飞机50分钟

交通工具方面,只要路程不超过8小时,我的选择是,白天火车好过白天巴士好过夜间火车,夜间巴士则不在考虑范围内(当然搭飞机最好,花钱省时间),一是不安全,二是严重影响睡眠质量。《大理元素》里提到一本老外写的旅游指南叫做《严禁大便》,其中将昆明至大理的夜班卧铺客车列为最糟糕的长途客车,那是几年之前,不要指望现在会好到哪里去,从昆明至大理的白天客车上(是白天喔),就有人旁若无人的脱了鞋,味道可想而知。大理也不是天堂,从丽江回大理的客车上就有两队人为了一个座位起争执,差点打起来,大理人闲散没错,不过若是见到他们挤着上公车的情形,你也会退避三舍的

若要搭车出去玩,记得备份晕车药,每天走的基本都是蜿蜒的山路(一边是悬崖),加上路面不平,时间又长(像我们一天至少有5小时是在车上度过的),很容易晕车。书PSP/MP4和音乐可以帮忙在路上消磨些时间,七天里我看完了六部电影(其中Hallam Foe看了两遍)一本书和一本杂志

最后,因为我没有高原反应所以不需要太注意,带去的药品基本没怎么用,不过云南的空气干燥得要命,面部还好,鼻黏膜和嘴唇尤其厉害,指甲边缘也裂得出血,用护手霜也没用,一定要带好保湿用品
古城游    04/23/2008
在云南的一周时间里,在大理、丽江、束河、香格里拉、奔子栏和飞来寺各住了一晚,前四个地点都有古城(或者叫做古镇),建筑在我看来差不太多,纪念品也是,差别最大的,是那里的空气。啊,该怎么说好,村上君在《雨天炎天》里写道,“旅行这东西在本质上无非就是吸入空气,记忆会消失,明信片会褪色,但空气会留下来,至少某种空气会剩留下来”。那种空气,包含着不同于其它地方的某种特殊的质,与建筑和道路,植物和动物,还有人们的生活融为一体,只有置身于那里才能真切的感受到


大理之后便是丽江,傍晚时分到达,丽江古城的地形比大理要复杂得多,即使自认方向感超常,也花了些时间才找到客栈,吃过晚饭后正式开始闲逛,那时已经天,游人仍络绎不绝,以酒吧街为最,简直多到难以置信(我在想要是旺季这还得了),肩摩踵接,颇有假期在广州逛商场的架式。酒吧里传来的大音量跳舞音乐与喧闹吵嚷声不绝于耳,街对面的人群在互玩对歌(人人都会唱的超通俗歌曲),衣着民族服装的MM站在门口拉客。后来我跟朋友说,走在那条街上,就觉得空气中飘荡着one night stand的味道,他们全都笑。街道中间有一条小河穿流而过,每间酒吧门口都挂着大红灯笼,一直垂到潺潺的流水上方,我觉得唯一可看的是这个

香格里拉是四天游玩路线的其中一站,在县城里住下才知道这里也有古城,我和J从宾馆一路走过去,路上所见与普通县城无异,只是所有的店铺招牌和路牌上除了汉字还有藏文,天很蓝,有民族装扮的人们围在广场上唱歌跳舞,路上经常能见到小狗,有只一直跟着我们到了古城。古城不算大,两圈就逛完了,游人也不多,倒是见到不少老外,若不是J要回去上网,我倒是想在那儿多待一会儿。总体来说,有点平淡

最后一天待在束河,住在37度2,大概是住得最舒服的一间客栈,其实出发前就订好了丽江的69号,中途又被告知没有空房间(因为我只住一天,大概是为了长期客人考虑),又问了几间全是客满,J一开始就打算住束河,于是我也不想住丽江了,束河的房间很好订。到第二天才知道,我入住的那天正是客栈交接的时间,之前的主人是对年轻夫妇,男的在这里有了情人,闹到两人离婚,这个客栈也没法再经营下去,转给了一对东北的老年夫妇,老人很爱说话,他们有个儿子也是80后,念体育专业,毕业后在当地教了一年书,待不住就出来了,在这里当酒吧驻唱歌手,跟客栈之前的主人是朋友,现在自己当老板,把父母也接了过来。说到“店铺转让”,在束河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广告,卖纪念品的小店门口写着“清货”,问到其中一间老板,说生意不好,清完货就不做了,有几间店铺已经关门大吉,屋内大概已经布满蜘蛛网。这里的游客数量比起丽江要少了几倍,生意不可能好,都说束河清净,清净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走在那里突然就觉得有点伤感,这里的空气中飘着的不是寻求艳遇的心情,而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哀怨。这么说或许有失偏颇,中午吃饭的那家餐厅布置得倒是蛮别致,女主人也很有品味的样子,只是咖啡实在难喝

所以我还是喜欢大理,大理人的脸上分明写着,就是没生意也不在乎的神情,一碗羊肉米线才3块5(这应该是我吃过最便宜的米线了),大家坐在一起修修长城,饮茶喝酒,“啊,今天是星期几来着?”

Read More

Day 4 虎跳峡+依拉草原    04/22/2008
“虎跳峡长20公里,落差213米,分为上虎跳、中虎跳、下虎峡三段,共有险滩18处。江面最窄处仅30余米。峡口海拔1800米,海拔高差3900多米,峡谷之深位居世界前列”

虎跳峡也要徒步,我们走的是中虎跳,先下山后上山,总共要2个半小时,那天的日光很强烈,上山时休息了好多次

Read More

Day 3 日照金山    04/21/2008
“海拔6740米的梅里雪山,是云南省的最高峰。当地的藏族同胞称之为‘卡瓦格博’,在藏语里是‘白色雪山’的意思。古往今来都是藏民的圣地之一,主峰卡瓦格博在藏族民间更充满宗教意味,位居藏区八大神山之首。这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山,将永远不允许被攀登,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17人魂断于此更是为梅里批上了一层更加神秘的色彩”

大家都将梅里雪山的日出叫做“日照金山”(私以为这个名字有点俗),据说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终日云雾缭绕,难见一面,而我们第一次去就看到了,RP好真是没办法啊XD。要看梅里日出最好是住在飞来寺(海拔3300米),我们到那里时太阳已经落山,很冷,吃饭的餐厅还放了暧炉,大家边烤火边等晚饭,电视里反复播放着山难的纪录片,看多了真不是滋味,那晚吃的是牦牛火锅(19号L团Live那天),夜间更冷,不开电热毯是很难睡着的。我们住的房间位置还不错,窗外就是梅里雪山,想起在月亮湾看到的广告牌——“躺在床上看日照金山”,当时还笑了半天,原来是真的|||。对我来说,一睹梅里日出的愿望倒也没有那样强烈(听说有人在这里住了几天就为了看这个),第二天早上6点半才慢腾腾起来,裹着厚外套走去观景地,那时已经聚了不少人,全都穿着租来的红色羽绒服,端着相机,支着三角架,几分钟之后,便有一团浅红色光芒出现在最高峰的顶端,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伴着相机按个不停,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日照金山”,浅红色陆续出现在其它几座山峰上,逐渐漫延开来,最后变成日光的颜色

Read More

Day 2-2 明永冰川    04/20/2008
“明永冰川在梅里雪山主峰卡格博峰下,是一条从海拔5500米伸到海拔2700米的特殊冰川,是目前北半球海拔最低的冰川,同时也是纬度最低的冰川之一”
要看冰川需要爬8公里的山路(来回16公里),从海拔2500米上升至3500米,体力弱者可以选择骑马,来回120RMB

就是这样的路,又叫马道,所以不仅泥泞,马匹们的排泄物也随处可见。满山都是参天古树,听得到清脆的鸟叫声,还有小松鼠在枝头跳来跳去,几次想拍下来,转眼就消失无踪了

Read More

Day 2-1 白马雪山    04/20/2008
本人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看雪山

白马雪山在奔子栏到钦的路上,这是我们到达的最高处,垭口海拔4292米

一行8个人,全都穿着红色的羽绒服,因为有阳光,其实也不冷,玩耍那里有的地方雪深至膝,我就惊叫着陷下过几次|||

Read More

“松赞林寺又称归化寺,位于香格里拉以北5公里的佛屏山下,公元1679年五世达赖和清康熙皇帝敕建十三林之一,是云南藏区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


驱车走过一段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便到了松赞林寺的脚下,近看远没有远观来得壮观,虽然顶着小布达拉宫的名号,却谈不上多么金碧辉煌,更多的是陈朽和破败的景象,尤其是喇嘛们的住所,歪斜的土墙,杂草丛生,丹漆斑驳的木门,残垣断壁一般。我倒是蛮喜欢这种旧的感觉,让人心神清净,太华丽反而有点假。刚走出车门,就见一群乌鸦惊叫着掠过天空,飞向寺庙那端,那时还来不及拿相机,心里直叫赞(乌鸦在这里被称为神鸟,在这寺庙的映衬下,果然有些神feel)



沿着小径拾级而上,游人很少,僧侣亦是,大殿内灯光昏暗,有彩色的壁画,和形色各异的佛像,四处悬挂着彩色织锦,我本不信佛,对寺庙兴趣也不大,只是粗粗掠过一遍,敬畏远大于虔诚。这时天空转暗,开始飘起小雨来,很冷,我们边哆嗦着边往回走,到一个小卖店里躲雨,大概过了几分钟,只见阳光从乌云里透出来,我迎着风走出来,那时还下着雨,直到一轮太阳喷薄而出,光芒万丈,乌云褪尽,雨也停了,回复蓝天白云,在金色光线的笼罩下,整座寺庙都焕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佛光一样,我站在那里,怔怔地发了一阵呆

Read More

Flower    04/18/2008

虎跳峡(中虎跳)入口处的月季,海拔2000米

梅里雪山山脚的野生兰花,海拔2500米

白马雪山上不知名的黄色小花,不见绿叶,海拔4000米

此外还有沿路的衣草和油菜花田,山间的杜鹃,和生于悬崖边的粉色桃花,最遗憾是未见到依拉草原上的花海,最佳观赏时间是六月
DaLi Time    04/17/2008
临行前去买参考书,入眼的大多是FB地图,指导你去哪些酒吧与餐厅消费,配上照片,印刷得颇为光鲜,而我只是想看些有趣的人与事,仅此而已,于是只带了本《大理元素》上路。大理,当然是要去的

之前查攻略,大家对大理的描述都不多,近于“平淡得有点乏味”,到了大理之后,感想同某游戏男一样——这里适合居住,不适合旅游。游戏男是我在客栈里遇到的,那时是晚上十点钟,我刚住下来,见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玩电脑游戏,刚开始以为是老板,结果也是房客,只是已经待了有大半年,大概是舍不得走,整日四处闲晃,交朋结友,把大理周围玩了个遍,问起我的行程,先是很专业的评点一番,接着便开始感叹大理的好,“气候好,吃住都便宜,这么多年也没多大变化,丽江不行,太吵了,现在都是外地人在那做生意,这里的本地人都没走,有人自己的房子宁愿长草也不肯卖掉租掉,酒吧基本都不赚钱,可还是有人开...”,大意就是,“钱算什么,要的就是舒服”

古城面积很小,我住的客栈在人民路,据说有1500米长,石板路面,来回走了几遍,发觉很喜欢,倒不是说另一端的洋人街不好,只是因为它够local,路两旁的店铺大多是本地人所开,平凡无奇的小餐馆和副食店,书店,旧式理发店,帮人补鞋的修理店,肉食铺把血淋淋的肉挂在门口,每次经过都不敢多看,有人摆了绣花鞋出来卖,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还有一间学校,学生们的校服是蓝色的,扎染布的那种蓝。人民路中间的那条街就热闹多了,商铺贩卖各种纪念品,来来往往的大多是游客和说客(也就是问你要不要去哪里玩的人,我至少被问过七次),城门外更是恐怖,密密麻麻的人群,简直像是游行队伍,估计都是冲着“在城门前留影纪念”来的旅游团人士。因为只打算待一个上午,周围的景点都不在计划中,自行车也没租,就绕着古城走了几个来回,包括很普通的非观光街道,到11点,找了个地方喝咖啡(店内只有个老外,算半个老板),一边把《大理元素》给看完了,见作者提到了樱花园,时间还有多,遂决定去那里吃午饭,白天的洋人街基本没什么人,阳光很美好,下午两点搭巴士去丽江,一路上风景绝佳,一边听着Euphoria的Fairytale Landscape,简直美上天了


客栈庭院

Read More

08年春のドラマ    04/13/2008
ラスト・フレンズ(木曜後10・0)

出演: 長澤まさみ、上野樹里、瑛太、水川あさみ、錦戸亮
主題歌: 宇多田ヒカル 「Prisoner Of Love」
Official Site

大Shock的DV+GL,很好很强大。片头很有爱
Juri的转型,简直有点惊艳,瑛太OK,水川あさみ也喜欢,看来交响三人组要同一屋檐下了
DV6变得也太快了,如果有个喝醉或者什么场景的铺垫我还能接受一些,难道是双重分裂人格= =
长泽MM一向大好,打扮比求婚里好看许多
老天保佑不要拍残呀,偶会追下去的

TV
Lastfm    04/12/2008
开始拾起荒废已久的lastfm。。。话说这个musical taste统计还算准确


明日开始研究攻略=w=

what's in your bag    04/08/2008
去了壳和套的版本


前些天就递了辞职申请,明天和M去北京出差,回来后就没事了,终于可以闲段时间。定了16号到昆明的机票,既然老天不让偶去西藏,那就改道云南吧^^
The Delano Orchestra    04/07/2008
French Folk/Chamber Pop

Myspace--Lastfm--Virb
Band Members: Derek Delano(vocals, accoustic guitar, buzuki, banjo, mellotron... ), Mathieu Lopez(electric guitar, buzuki), Clement Chevrier(bass, electric piano, guitar, mellotron, fender rhodes), Baptiste Fick(drums), Julien Quinet(trumpet), Aurelia Ravaud(piano), Damien Fahnauer(guitar, vocals), Emilie Fernandez(vocals)

"The Delano Orchestra offers up sweet, dark music... of Elliott Smith's spectrum, Eels' environment, Sparklehorse and of Icelandic' s post rock productions." --french-music.org


The Delano Orchestra - A Little Girl, A Little Boy, and All the Snails They Have Drawn [Album] 2008

Read More

Favorite Post Rock Album 2008 Vol. 1

No.6 Sleepmakeswaves - 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 [EP] 2008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Australia)
Release Date: March 18, 2008
Label: Self Released
Mirrormass | Firemedia | Fs2you

No. 7 Russian Circles - Station [Album] 2008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US)
Release Date: May 6, 2008
Label: Suicide Squeeze
Mirrormass | Firemedia | Fs2you

No. 8 Strangers Die Every Day - Aperture For Departure [Album] 2008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US)
Release Date: March 23, 2008
Label: This Generation Tape
Mirrormass | Firemedia | Fs2you

No. 9 Glowworm - The Coachlight Woods [Album] 2008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US)
Release Date: March 4, 2008
Label: Post Dog Productions/Self Released
Mirrormass | Firemedia | Fs2you

No. 10 In the Wake of Giants - In the Wake of Giants [Album] 2008

Myspace--Lastfm (US)
Release Date: March, 2008
Label: Self Released
Mirrormass | Firemedia | Fs2you
为张门票通宵排队,像这种MS只有热血少年花痴少女死忠粉丝才有毅力和耐心去做的事,终于还是发生在本人身上了,人生只有一次,若有可能,还是尽量多尝试多经历些,我是这么想的,虽然我跟W都有信用卡,仍不放心网购,还好签注在出发前一天收到。后来证实,下午三点多见到的两个女生果真是虹饭,据称中午已经开始排,那时离门票发售还有20多个小时Orz,更厉害的是通利尖沙咀总店,据闻从30号就有人开始排了,到吃饭的时间还让母亲和奶奶来换班|||

下午5点才回到铜锣湾,发现通利门口又多了三个人影,大事不妙,紧找地方吃饭,W要晚上9点才到,偶空着肚子的话应该很难撑到那个时候。5点半正式开始排队,先打听清楚,最前面四人是一起的,一共买17张(10张980+7张580),第五个单独来排的女生买8张(后来确认为4张980+5张580),惨啊,想去其它售票点探风又怕丢了这里的位置,只能盼着W快点来,一会儿在我后面排了一个女生,接着又有三个,都是认识的,后来又来了两个男生。大家聚在一起,慢慢的就聊开了,右边的可爱女生是成都人,作为交换学生来HK学习几个月,粤语不怎么灵光,还是名Gackt饭,跟我讲起她在学校里的种种趣事,一起来的朋友是在网上认识的。左边的女生一直在玩NDSL,普通话基本不通,问我要不要看她带的报纸和杂志,排在她前面的女生在画搞笑漫画,画好了拿给我们看,一个个笑得乐不可支,最前面的HK女孩子去过大阪的KISS Tour,后来跟我们模仿老头在台上唱pretty girl时的扭功|||,她的普通话听起来很日式,我说你好像日本人,她也很配合得作可爱状,“私は日本人ですよ”,常跟漫画女两人一唱一合,十分有趣,每次问对方是哪里人,得到答案后两人就会一起合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本来相互不认识的几个人,就这样一下子熟了起来,还相互交换了MSN,有人发起调查各自的本命,全是老头,两个男生也是XD,这点倒是很统一。W来了之后也加入进来,十多个人在店门口坐成一排,聊天,打NDSL,玩PSP,听MP3,看杂志,买零食回来吃(偶在近凌晨的时候去了隔壁的7-11买柠檬茶,接着去对面的M记买鸡块,再到对面的许留山要了杯西瓜汁——可见我们排队的地点是多么的便利),一直有行人从我们前面经过,半夜三四点也不例外,早些时候有人经过时会停下来往上张望,看我们在排什么,或是直接跑过来问,碰到一个中年人,漫画女骗人家说我们在排西城秀树的票XDD,还有个黄牛出1500想让排第一的代买

交待一下,虽然外面在下着小雨,因为排队的地方有屋檐,所以不用担心被淋到(尖沙咀那家店应该是会淋到雨的),不过风吹过来还是有些冷,毕竟是在大街上,个个冻得发抖,随着夜色加深,霓虹灯熄掉一盏又一盏,唯独路灯一直亮到天明,让人很难分辨那是夜里几点钟,双层巴士也从来没有停止运营过,吵得不行,在这样的环境下,坐在防潮垫上,靠着墙,不可能睡得好,没多久就浑身关节酸痛,累了就起来活动,像我睡醒了就开PSP看电影,看累了继续睡,也不知有多少分钟是真正睡着了的,就这样熬到了第二天清晨,光明就在前方


十分happy的分头去M记吃早餐,那个火腿蛋扭扭粉真是有够难吃,除了漫画女和日本妹(我们睡的时候她们还在用NDSL打太鼓),大家都醒得差不多了,继续昨晚的娱乐事业,这时候队伍又加长了,还有中年人来排队,应该是帮孩子买的吧,到了九点,各自收拾一下,起身开始站队,通利店员9点半来开了门,大家边聊边不停的看表,10点差5分的时候终于放我们进去了

因为第一天是电脑抽位(但会尽量从前往后抽),大家都很紧张,全在祈祷,漫画女排第一,运气极好,没多久就拿到了十张980,后来证实这是整个HK售出的最早10张票,Block A区的Ken side,第五排,等她们再抽580的时候,网络就开始大塞车了,也就是通利所有的售票点还有庞大的虹饭网购队伍都挤在同一个时间购票,之前就担心这个,果然还是发生了,十多分钟无法售票,个个都在那里唉声叹气,这时才看到窗口那里贴出的promoter holds图示(后来虹盏有人传了上来),愤怒之极,全场基本一半的票都被hold,包括980一半的数量,从左到右的前四排不用想,最前的Block A区,ken side(右边)已占了前四排,tetsu side(左边)占了约十排,至于正中的hyde side,前十五排都没有了,左右的看台区也基本被占完,所谓的内部认购,VIP,sony BMA抽奖,日本官方会员...最好的位置全被这些人拿了,我们多早过来排也没用,最气人的是这些人当中都没多少虹饭,罢了罢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第二人的580票终于出来了,才高兴没多久,网络再次陷入瘫痪,就这样,基本每售出一个人的票,网络就会当掉一次,间隔十到二十分钟,经历一整个夜晚,依然是漫长的等待。我买两张980(一张是瑟瑟的),W一张,一个人最多可以买十张,为了省时间,后面的成都女生和她的朋友们和我们凑到一起买,我们排在第四,从10点开始售票,直到11点才轮到,一看到Block B偶和W就想吐血,几个人拿了票出来对位置,Block B区第四排,ken side,天要塌了,我们以为怎么样都会有Block A的,没考虑到塞车的时间和那些网购被hold住的座位,算一算,大家都排了十多个小时才拿到Block B(偶排了十六个半小时),太郁闷了,分完票走出来,看到队伍已经排到了一楼外面,大家相互道别,要到524那天才能再见了,偶跟W去SASA买perfume,一路上还在忿忿不平,不相信前面几百个位置会这么快就没了,又在后悔没去偏僻些的售票点,如果排第一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下午五点才回到广州,36个小时没睡,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后来上虹盏才知道,网购同样塞车,能不能刷到好位置全靠运气,有人排了通宵也才买到Block C,看来我们还不是最惨的,下午一点多就有通利职员说980的票已经全部售完,不过后来不知又从哪里放出了一些。之前看到座位表出来一大片都是980,还以为不会有问题,现在看来能买到已属不易,HK还有人买了980的票放到yahoo拍卖,售价3000。。。
之前就听闻HK唱片店普遍开门晚,这次特地去查了营业时间,White Noise周一至周五是2PM至10PM,周末提前至12点open(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去WN是周四,11点半已经开门了),Monitor是12点,Zoo不确定,为保险起见,先去Monitor

当时天空正飘着小雨,冷风阵阵,从尖沙咀地铁口出来,沿着宝勒巷绕了一圈才找到(上次因为地址变迁没去成),上到五楼,门牌挂着OPEN,按门铃却没人应,一看表才11点半,决定先找地方填肚子,再回来已是12点20分,依然没人,等了约摸15分钟,才见一型男从电梯里出来开门。唱片过了一遍,质量不错,就是封套上沾了不少灰(店长是宅男么),看到Costa Music未leak的新专,12k和Morr的新作也有,PR估计除了Dreamend一张As If By Ghosts,其它WN都能买到,翻了半天又不好意思空手走人,就拿了WEG去年重发的那张,后来证明这个选择还算英明,WN和Zoo的价格都比这里要高

接着是信和的Zoo,因为WN和打算排队的通利售票点都在铜锣湾,放到最后的话就不用多跑了,去到才发现木开门,问旁边商铺的阿婆,回了句三点,偶Orz,那时才1点半,无奈只得先去WN,到WN门口时记得十分清楚是2点15分,按门铃证实无人在,等到2点40还是没人来,算了还是先去通利探探风,确认可以排通宵后马上发短信给小W,一楼门口站着俩女生,希望不是来排队的囧,再回到WN,谢天谢地终于开门了,先帮大叔买,六张里有两张sold out,看来大叔运气不好,自己想要的TWDY也没货,Takahiro Kido的Fleursy Music倒是有,最后挑了几张,随口问Gary会不会进Sleepmakeswaves,Gary说没听过,这乐队是日本的么...最后补一句,WN比Monitor干净整洁多了

好吧,再回一次Zoo,问老板有无Childs的YUI,也是大叔要的,答曰卖完,还指给偶看,“呐,以前就放在这里的”,罢了罢了。就这样,旺角至铜锣湾这条线,偶一个下午已经乘了四趟Orz

World's End Girlfriend - Enchanted Landscape Escape
One Second Bridge - ST
Ulrich Schnauss - Far Away Trains Passing By 2CD
Shady Bard - From the Ground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