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Jesu + Eluvium    07/31/2007
Metal/Shoegaze/Electronica + Ambient

Jesu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Eluvium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Justin K. Broadrick 的音乐历程绝对是个传奇,来自英国伯明翰郡,11岁便以Final的名字录制punk乐demo,14岁时在乐队Fall Of Because任鼓手,16岁时加入Grindcore启蒙乐队Napalm Death的首期阵容,担任吉它并参与了标志性的首张唱片"Scum"的录制,17岁时离开ND去了另一支极端金属乐队Head Of David打鼓,一边不忘在Fall of Because等其它乐队插上一脚,19岁时与前Fall of Because贝司手G. Christian Green组建Godflesh,同时拥有多个side project,从电子氛围的Techno Animal到rap/hip-hop风的Ice,Solaris BC, 以及The Sidewinder等等,除此以外,他还为不少知名乐队混音,包括Pantera, Isis和Pelican

Jesu(念做yay-zu)最早也是他的个人project,源于02年Godflesh解散后,他独自待在录音室内做些音乐来自娱自乐,大概是为了纪念,Jesu是Godflesh最后一张专辑Hymns中最后一首歌曲的名字。首张EP Heart Ache发行于2004年,所有乐器演奏都由Broadrick一人完成,到05年的首张同名LP才加入贝斯手Diarmuid Dalton和鼓手Ted Parsons,专辑推出后大受欢迎,成为不少乐迷的年度top,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有多少种风格可以用来形容Jesu——post-industrial, shoegaze, doom metal, doomgazer, noise rock, sludge, drone, post-rock, ambient, metal, drone doom, indie rock, alternative drone metal, sludge metal,还是post metal?Broadrick谈论起音乐时,会用"spirituality"(灵性)和"transcendence"(超凡)这样的词汇,虽然他的音乐一点也不轻柔缥缈,然而不论风格如何变化,他都力求能通过那些声音(而不是歌曲)传达出什么。Jesu延续了Godflesh的吉它噪音和沉重缓慢的鼓击,同时更注重乐曲的旋律性,Broadrick的声音冷静低沉,比起Godflesh的压迫感,整体呈现出一种温和气质,让人不自觉的沉浸其中,MBV和Ride的Shoegaze影响自不用说,聆听整张专辑便像是遥望笼罩在浓雾中的城市

更多人认识到这支乐队大概是从去年一张四曲的EP Silver,Broadrick在Shoegaze的基础上尝试pop的取向,更为旋律化,并加了键盘和合声的部分,Broadrick说它“很适合睡前,还有磕药的时候听”|||(It's perfect for drifting off and smoking too much dope)。等来07年的新专Conqueror,惊喜不大,部分曲目重复的段落有点boring,倒是后来发的EP"Sun Down/Sun Rise"(MS是限量版还是日版的bonus track)十分之喜欢,有些接近首专的感觉,标题也让人想起那张里的"Sun Day",grindcore到shoegaze到氛围电音的完美融合,近18分钟的曲目也不会觉得冗长。至于最新与Eluvium合出的Split LP,限量发行,也是Hydrahead和Temporary Residence在发行Pelican/Mono split LP后的再度合作,Jesu的部分反正个人是很喜欢,跟之前的shoegaze有点不一样,偏氛围,又有加入electronic bleeps,像是shoegaze版的BOC,或是electronic版的slowdive

总之,please, please release these EPs on CD~

Jesu/Eluvium - Split LP [Album] 2007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罗同学和stygian演出当晚都要回深圳,只剩偶一人搭地铁回住处,很累,爬上床已近凌晨,眼睛都快睁不开,电视也不用看了,一觉睡到早上10点|||,冷气忘关,有点小感冒,之前打算第二天专门去寻local food,前一天的疲惫还没有完全消除,外面又是烈日,于是决定不按计划来,逛到哪算哪。11点出门,第一站尖沙咀,无意走到北京道,转身就看了HMV的招牌(第一张照片左边那里),之前一直没想到要去,因为听说除了打折唱片外都很贵,既然到了还是踱去看看,最便宜的是hope of the states的Lost Riots,才25港币,只是偶已经有了,indie不算多,后摇有Mono、Mogwai和EITS,也不便宜,转了一圈没找到想要的,出了HMV想去星光大道和渡轮码头,转了半天差点迷路,外面又热又晒,实在没心思逛下去,于是放弃,打算搭地铁去中环,在入口附近发现一家吉野家牛肉饭,点了套餐和红豆抹茶冰,很好吃,牛肉香嫩可口,面豉汤也够味,买餐的时候怕人听不懂用的都是E文,不知这里的店员会不会日文


中环出来触目所及都是名牌,D&G、Dior、Gucci、Miumiu、YSL、LV、Marc Jacobs...,都是有钱人的消费区,置地广场一楼的Dior Homme店即将开业,室内悬挂着大幅海报,之前很想去拜一下Dior Homme最大的旗舰店,只是忘了记下地址。就在外面window shopping的时候,一不小心又被偶瞅到了HMV的牌子——简直被缠上了Orz。中环店更大一些,冷气也很足,偶在里面泡了大概有两个小时,从A一直翻到Z,从杂志到DVD,还有夏日打折唱片。The National的Boxer卖110,跟The Bravery新专一个价,Beirut的EP Lon Gisland 70,Stars of Track and Field去年那张打折到68,应该是没什么人听|||,很红的Mika不到100,Blonde Redhead的23卖150,比哪儿都贵,Amon Tobin今年那张也很贵,RH的部分放在夏日打折里,pable honey和my iron lung最低是68,OK C和the bends都是98,想要的几张indie pop都超过150,还有120 Days和Film School去年的专辑,也都好贵哇555,到最后只拿了All India Radio的Echo Other,打完折还要105|||,和一直想买的,Kent的Isola

从HMV出来开始找威灵顿街,手上的地图没有标出位置,应该是在兰桂枋附近,还好被我看到了,顺着门牌走,98号就是沾仔记,进去点了净云吞,14元四颗,个头比何洪记的要大,味道嘛,其实也差不太多,虾肉量的确是多些,十分鲜美,然后到对面的芳姐鲜果买了杯西瓜汁,打算接着找九记牛腩,应该在这附近,没多久就看到了莲香楼,只是不知道哪条小巷才是歌赋街,来回走了两趟,不得已只能问路上的阿公,阿公讲了半天,偶只听懂了莲香楼三个字Orz,还好再一翻带去的美食攻略,上面说从莲香楼左转上坡,再右转就是歌赋街了——早点看到就好了,果然一上去就看了九记的招牌,门口停了一排车,还有一辆蓝色的mini copper,进去要了牛腩河粉,小小一碗,牛腩十分嫩滑,汤也很浓郁,只是没想像中那么厉害,大概是因为本人不是太喜欢吃牛腩。墙上贴着蔡澜先生撰写的美食文,店员从中午一点开始上班,傍晚会休息,周日也不上班,十分轻松,完全凭口碑做生意。吃完牛腩转战莲香楼,其实那时已经很饱了|||,错过又有点可惜,于是点了鲜虾肠粉和虾饺,各吃了一半,这才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
Yndi Halda HK Live    07/28/2007
还是从头讲起,废话比较多请不要介意|||

我们大概是最早到达的观众,工作人员连票也没检就放我们进去吹冷气了(在WN唱片店见到的两人之一,应该也是老板,大好人啊),大家都在忙着搬运和连接器材,我们就在靠右的一个小台阶上坐下休息,三人都走得有些累了,Live House不大,前方中间是舞台,左边是休息室,右边是staff区,后来有个长发老外在那儿负责音响设备,舞台对面是调音台,靠左的入口处摆了一张桌子,出售乐队CD,墙上挂了几件tour tee,第一眼看上去感觉不丑。我们一直坐在那边喝水聊天,直到看到门口那边走出来两个老外,在跟工作人员交流着什么,像是乐队成员,离远了有点看不清,于是大家晃过去,果然是James和Jack,James不算高,175的样子,鼻梁很高,一副学生样,比照片上好看,工作人员里边有个男生,不知是不是彼得同学(sigur ros诗格洛丝中文网版主),我忘了带他的电话号码,又没好意思问,确定了之后大家又再晃回去,继续休息。没过多久来了一支本地暧场团,女主唱,后来才知叫A Company,在台上就开始调音,bass声音很恐怖,后来大概调得差不多了就唱了几曲,英文歌词,音乐算是lofi,或者indie pop,还会有点小噪音,音响不太好不过感觉还可以,偶坐在那里边听边打拍子,陆续来了些观众,让人眼前一亮,HK的indie乐迷都打扮得十分清爽,尤其是男生的穿衣品味都不错,女生也不会穿得很清凉,有点学生气,又不会显得幼稚呆板,其中不少美女型男,大家进来以后也没有马上拥到台前,都是安静的站在后面听歌,这样的现场表演加上观众,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冷气也很足,音乐像是在一个小小空间里自由流动,A Company唱完几首就撤了,当时我们三人都以为暧场演出已经结束,门票上写着slept in spray & A Company,还在开玩笑说也许他们全名就有这么长,后来才知那只是排练

Read More

前言
无奈身为上班族,为了看这场Live不得不请假,偏偏那两天超忙,又都是很重要的事情,正常的话我周四那天本该去福建出差,周三忐忑了一天,忍到晚上终于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给上司,他人也很好,马上就答应了。没想到周四早上上车就开始接电话,到了HK又不得不回电给他,因为来电显示的缘故还是被他发觉我人在HK,这下死定了T_T,之前是说有急事要回家的诶Orz

周三加班到晚上一点才到家,累到不行,急忙上Q,之前打算同去的罗同学,没买到巴士票只能改搭火车,因为都打算去white noise,于是约在离那里最近的铜锣湾地铁A出口碰头,难得stygian同学也在线,他从深圳出发,而且对路不太熟的样子,也约在WN。这才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也没多少,只是要在那里住一晚,多少还是要准备一些,磨蹭的毛病又犯了,一下担心这个没带那个没带,等到终于可以放心去睡的时候,已经三点半了,六点就要起床Orz。还好5点半就自然醒(这对偶来说简直就是奇迹啊,泪),出门搭最早一班公车,结果到了巴士出发点还有50分钟(没想到早上公车开这么快Orz),无法只好上附近的M记吃早餐消磨时间,因为都是按座位预定,如果不上也换不了下一班了。渐渐的人才多了起来,聊了一下基本都是去旅游的,大多打算当天回,问到我也答是去玩——本来就是嘛

睡眠不足居然也不困,在车上听着ipod时间也就过去了,过关大厅的冷气实在强劲,现在想起来都会打哆嗦|||,到HK差不多10点10分,比火车要慢,我在佐敦下,沿着弥敦道走就看到地铁站,紧下去办了一张八达通,就往住处出发了。在HK的两天除了地铁就没用过其它交通工具,其实到了才发觉HK有多小,很多地方离地铁站都不远。放下行李短暂休息后马上前往铜锣湾。刚来HK感受最深的除了这里的街道,再就是HK人了,据偶观察,搭乘地铁的基本有几类人,一是HK的年轻人,穿衣打扮都很时尚,又不会显得另类招摇,女生基本都化妆,看到有女生就坐在那边等地铁边化妆,心里感叹,不愧是HK,时尚意识太强了。二是典型上班族,不论男女都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穿高级时装,用名牌香水,很专业的跟外商交谈,用手机发英文mail,或者查看手中的英文资料,有穿白衬衣修身西裤架一副框眼镜的男士从身旁经过,跟港剧里的角色一模一样,这边的人不论男女都很瘦,大概是流行slim,至少地铁到处都见得到胡杏儿的减肥广告。胖的大多是第三类,也就是鬼佬,HK鬼佬很多,背着包的大多也是观光客,帅哥美女不少,男生大多穿得很随便,还有趿着夹趾拖鞋四处走的,轻松自由懒散,真慕这种人生啊。第四是本地的老年人,发觉HK年代断层好像很厉害,中年人不多,到处是年轻人和长者,晚上11点多的地铁还能见到不少阿公阿婆,他们基本都不会讲国语,E文日文应该也听不懂,偶又不会讲鸟语(虽然听多少会一些),不到不得已都是不会同他们讲话的。最后就是内地游客了,大多成群结队,流连于购物店和各个景点间,时不时会拿张地图站在街头张望。在HK第二天,因为是单独行动,四次被人问路,除一次是鬼佬外,三次都是内地人,偶只能摊摊手——我也不是local people。感觉内地和HK人还是多少有些区别,只是看穿衣的话。中环那里拎着一堆名牌袋的,也大多是从内地来血拼的有钱人

继续讲行程,出了时代广场,就有看到黄永玉的艺术展。本想去吃满记甜品,半天没找到地库第一层的位置,只得放弃,走去对面霎东街的何洪记,户外烈日炎炎,气温应该有35往上,一碗云吞面33还是35不记得了,味道很不错,除了贵无可挑剔,接着去许留山买芒果奶昔,已经到中午,准备先找white noise看看,铜锣湾人多也不太好碰头。炎热的天气严重影 响了偶的方向感,拿着地图一直走到了坚拿道西,又退回来转左才看到坚拿道东,官网里有说楼下是饰品店,结果很快就看到了white noise的牌子,到二楼,门上贴满了乐队和唱片图片,旁边有yndi halda的演出海报,门紧闭着,不会没开业吧,11:30已经过了呀,敲了几下才被店长放进去

很小的一间店(HK indie业也不景气啊),地方虽小却布置得井井有条,除去柜台,2/3的部分用来放唱片,另外的空间摆了一张沙发,两旁是胶和各类杂志,房间内还四处贴有纪念相片和音乐海报,唱片分得很细,从folk、pop、rock、后摇、hip-hop到电子和日本实验,基本全部是indie,后摇比较多,店内放的音乐也全是后摇,今年的新砖也有一些,Beware of Safety、Aerial、epic45、Crippled Black Phoenix等等,日本的只有Mono和Miaou,冰岛有几支,大致浏览了一下之后,这时罗同学发来信息告知已到达出口A,于是叫他直接过来WN,MS他对这里的唱片兴趣不大,寒暄一番后就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去了,偶接着开始慢慢挑,价格其实跟国外代购差不多,只不过能快点入手罢了,真是痛苦的挣扎过程啊,左思量右考虑,谁叫偶是穷人捏Orz,yndi halda和james的一定要拿,随口问老板有无The Burning Paris,答未曾听说过,那moving mountains呢,答曰卖完,又问了几张,新的未到,旧的没货Orz,最后拿了一张Your Ten Mofo完事,坐在沙发上休息,问到接下来的活动安排,罗同学也没什么主意,于是两人打算去另一间唱片店Panic,我说再等等深圳来的stygian同学,发了信息给他也没回,不会走丢了吧|||,刚说完就看到他进来了,一边向老板要门票,打完招呼,他也打算去唱片店,大概是怕我们时间,迅速拿了两张CD就要结帐,真是爽快俐落的同学啊,于是接下来变“HK唱片店扫货三人行”

本来我怕时间不够只打算去WN和Panic,连indie卖很贵的HMV都不想去了,stygian推荐说去Monitor Records,位置在佐敦,比Panic要近,于是由他带路,先去Monitor,成街倒是找到了,只是相应的门牌号没见到有唱片店的影子,打听了一下才知已经关门大吉,太可惜了,我们还想着看老板的粉红透视紧身装和渔网袜啊555。只能转战Panic,当初网上查询的时候,网友对这家店的位置描述不是太清,出了太子地铁站往尖沙咀方向走,然后过天桥,其实说出口B2好些,从这里走的话也不用过天桥。应该是西洋菜南街,结果我们走到了北街,又绕了一大圈才找到,沿着街找到226号,记忆中好像是卖化妆品的一家小店,不管了,上3楼再说(HK是按英式方法计算楼层的,所以2楼其实是3楼),果然是Panic,三人又热又累,终于可以吹到冷气,老板见到偶们的惨状,很好心的给了每人一瓶可乐,本打算来淘indie pop,有些失望,CD不多,想要的几乎没有,而且摆放的风格有点乱,港台和内地的也有,T恤很多却都不合意,以为会一无所获,溜达了半天才看到角落里的半价唱片——大概都是卖不掉的,却被偶找到了secede的Tryshasla,以前想买都买不到的大冷门啊,现在打折以后65港币,偶只能说偶RP太好了,还有一张Televise05年的EP,想了想还是没买。下楼才发现唱片店标识放在门口的最下面,贴近地面的位置|||

看下时间还有余,再跟着stygian转战信和中心,据说本人早上来过,只是头两次都未开门(同情一下),信和不少店买日版CD,价格很高,大都是200多一张,现在没什么心思买J-pop,倒是发现一家店专卖国外indie,品质跟WN有得拼,连Lights Out Asia和Robin Guthrie今年的专辑都有,还有Air Formation、At Swim Two Birds和the kissaway trail的新专,后摇有Saxon Shore的Be a Bright Blue和Hammock一张EP,数量没得比,价格倒是差不多。他们两人都不太感兴趣的样子,我也就匆匆扫了一眼走人,乱逛的时候还看到了AV专营店(笑)

三人接着去Live场地,依然要搭地铁,本来还在讨论要不要先吃完晚饭再过去以及吃什么好的问题,那时才5点过一点,最后还是决定先到了再说,结果从钻石山A2出口出来,便如同置身荒郊野外(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只是从市中心过来真有点适应不了),背后是高山,面前都是矮矮的古旧楼房,仿佛回到了工业时代。地方很好找,主办方给出的地图很详细,只是拐进那条五芳街,看到了所谓的利嘉工业大厦,三人的表情都是一个囧字——街道两旁的建筑几乎都是某某工业大厦,大楼本身就很破旧,一楼不是仓库就是汽车装配厂,有重型货车进进出出,汽车喇叭声,金属敲击声,电焊火花,加上各种工业噪音,偶不禁感叹道,这地方,也太工业了,stygian同学马上回应,搞金属不错。看来在这里找饭馆是没指望了,三人只得穿过街道,MS在对面马路看到了小吃店的影子,燃起一线希望,走到那里才知那是一个住宅小区,pizza hut都有,随便进了一家茶餐厅——只要有冷气就行,三人都点了饭,一个鱿鱼一个牛肉,我点的生炒鸡丝饭27元,不太好吃,有点后悔没在旺角先把肚子填饱。吃完饭开始往回走了,路过房屋中介,这么偏的地方,最便宜的两室一厅都要100多万,几百万的房子很常见,HK房价果然是贵啊。进到大厦里面,准备搭乘老式货梯上五楼,按了半天纹丝不动,算了还是爬楼梯,如果乐队也爬楼梯那不是太惨了,坐那个货梯也够Orz的。到门口才6点多,看来是来早了,主办方人员又很好心的放我们进去,大家正在做演出前的准备工作,我们MS是最早的

最后来显摆一下yndi halda全体成员的签名,James的签名在Wake:Sleep内页
HK出游计划安排中    07/24/2007
车票入手,住处定好,就差港币还没兑换。在HK要待两天,除了看Live,做啥好咧,Disney和海洋公园都无大兴趣就不考虑了。首先必去的是唱片行,尤其是对White Noise敬仰加垂涎已久,今年的Highlights也很赞,如果价格比国外代购便宜,一定要败几张回来。其次就是吃了,满记甜品,九记牛腩,金凤茶餐厅,还有啥...得先弄清地点方位才行

PS: 同去的豆友竟然也是个虹饭,世界真是太小了^^

-------------------------------------------------------------------------------------粉丝分隔线
Something About Yndi Halda,不断更新中
相关网站收集
Official Site
Myspace
Blog
James Vella's Blog
Message Board (James和Oliver都是管理员)
两个采访- Interview 0102

成员

L to R分别是Jack Lambert(吉它,帅哥1号),Brendan Grieve(贝斯),Oliver Newton(鼓手),Daniel Neal(小提琴,帅哥2号)及主脑人物James Vella

周边
1. Yndi Halda来自Canterbury UK,团名的正确发音是YIN-dee hal-DAR
2. James的side project A Lily其实是他献给女朋友lenna的音乐,创作Wake:Sleep的时候他还不到20岁

Live
刚从HK某MSN友那里听来,james会在暧场乐队前玩他的side project A Lily,所以不想错过的同学请提早到场,另外现场会有Tour Tee出售,想买的同学也请准备好M
People I Barely Know     07/23/2007
换张pop调剂一下~
Pop/Electronica/Indie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ST原名Stefan Ternemar,年仅22岁的瑞典电音青年(为什么myspace照片跟官网的感觉差那么多),曾在monotonik发行过两张EP,今年的"People I Barely Know"是他的第一张专辑,十分好听的electro-pop,有Postal Service和Labrador的影子。封面囧了点,今年的囧封面太多了

ST - People I Barely Know [Album] 2007

Read More

非repo的怨念文    07/22/2007
下午三点集合,二十多人搭乘一辆巴士前往深圳,部分是Q群里的同学兼豆友,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tierra应该怎么发音|||,还有人问我在哪个学校念书(Orz偶老人家应该高兴么),路上小塞了一会儿,6点多才到达根据地酒吧,极不起眼的地点,门两旁贴满了演出海报,我有些失望,一旁有人说,也许里面会很大呢。希望会吧。酒吧那时还没有开门,某女为了抢前面的位置决定坚守在门外,其它人就先去吃饭,再回来已近7点半,集体入场,随即站到正中第三排,某女果然占到了第一排的绝佳位置,正对着键盘和话筒,只是她比偶高出10公分大概178的身高,后来一度成为偶的极度怨念对象。应该是8点半开始的演出,依然拖到9点半,同北京场一样,国人不是一向作风严谨么。在冷气不足又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前拥后挤的站了足足两个小时,这让我的心情变得很糟,前一晚3点才睡,早上7点起,路上也没睡好,已经有些犯困,何况热和挤都是偶最最讨厌的,连酒吧里放的Bob Marley也变得讨厌起来,我甚至有逃到后排的念头,又不甘心放弃——既然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只能和旁边的同学聊天来打发时间,前左后都算认识,右边几个后来才知是HK来的,有个男生留了很好玩的复古发型


Maximilian Hecker和他的band进来的时候还是欢呼雷动,偶的兴奋度那时已经降了一个等级,一直到他唱Anaesthesia时才开始好转。大家都在狂拍照,还有闪光灯也不关的。这么热的天,他穿一件长袖色中山装,依然是腼腆的卷发,唱慢歌会闭上眼睛,一会儿拿起吉它唱rock,一会儿弹起抒情的键盘,每唱完一曲都会用中文说谢谢,也会用英文和大家交流,其中问到现场是否有人来自HK,右边三位同学的表现几近疯狂,三人演出过程中也比其它人要high得多,看来是死忠饭。其中有个细节颇搞笑,MH同学用毛巾擦完汗,发现可爱的刘海变成绺搭在前额,于是用手弄了一个中分的发型,接着变成偏分,一脸呆呆的疑惑表情,像是在说,哪一个比较好?四张专辑里的歌都有唱到,从Polyester到Snow White,包括让大家很high的Cold Wind Blowing(以前听这首都是跳过的|||),不过高潮还是在encore的Creep,也是我听得最爽的一曲,齐拍掌加大合唱

演出结束后有签名活动,当初进去时还没有觉得酒吧有多小,到出场时才发觉塞得根本走都走不动,通道太窄,现场大概挤了300人,都在等签名,虽然兴趣不大,如果能好好排队拿个签名也好,而不是像这样挤做一堆和MS无望的等待,偶决定不再加入,于是又进场找个位置坐下,台上有不少女生在争着和吉它贝斯手合影——这才叫追星族啊。后来才发觉有另一个出口,忙逃到外面买水喝,对我来说,那个时候饮料真的比签名要重要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令人怨念无比的场地,让偶对这场演出的印象大打折扣。第一是小,否则也不会那么挤,第二音响太差,唱第一曲时差点没声音。第三冷气太小,跟蒸笼一样。至于粉丝,频繁使用闪光灯拍照已经把现场变得像是新闻发布会,喂喂,你们能不能体会一下台上演出者的感受——被刺目灯光包围着,一边优雅的弹琴唱歌——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 =

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三点,太累了

PS:更多&更清晰的相片可以去这里看,来自北京场一位拍了600多张相片的同学,我只能说太厉害了,发挥了Live拍照的职业水准。。。
新入手CD    07/21/2007

先是误发到LA,然后又只顾着出门旅游忘了给偶寄,直到今天才收到,而且还少了一张,water你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晚上就可以见到MH喽~(^o^)

PS: Afraid To Dance内页还蛮搞笑的

Read More

Lights Out Asia     07/19/2007
Down-tempo/Electro/Shoegaze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成员: Mike Ystad (Electronics), Chris Schafer (Guitar, Vox), Mike Rush (Guitar)

Lights Out Asia由前Aurore Rien成员Chris Schafer及Mike Ystad成立于2003年2月,后加入好友兼吉它手Mike Rush,当年于SunSeaSky厂牌发行首张LP"Garmonia","Tanks and Recognizers"则是他们暌违四年的新作

还是从Aurore Rien说起,这支法文意为"a beautiful nothing"的美国后摇团,在发过一张专辑和EP后即宣告解散。像是温和版的EITS,同样拥有Hammock的安静气质,精致不乏迷幻之美,相比99年的专辑"Sedative for the Celestial Blue",更为喜欢那张仅有四曲的EP"Telesthesia",每曲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Hindsight 20/20"在爆发后回复平静,"Hearts Murmur Under Halogen Lights"的伤感与失落, "Breakway Sydney"在迷茫苦痛中徘徊,"Sunsets, I Have Seen Too Many Without You"的想念与回忆,都值得反复聆听。乐队解散后吉它和键盘手想尝试更为电子和实验化的音乐取向,另组为Lights Out Asia,在那个夏天创作了十多首曲,合成首张专辑"Garmonia",延续了Aurore Rien的流畅旋律,加入电子音效和人声对白,更注重环境氛围盈造,迷朦温暧,恬静优雅,每一个音符都充满了BOC般的自然之美,闭上眼,便如同置身繁星闪烁的夜空下,面朝大海,聆听此起彼落的涛声,在梦境与现实,夜与白昼间来回游荡

有人说他们as elegant as Sigur Ros, as cinematic as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as chilling as Mum, as stately as Yellow 6,新专并没有多大改变,三人依然将electro和ambient,简单与复杂平衡得堪称完美,让人想起Port-Royal,"Ring of Stars"首次加入小提琴亦十分动听,只是比起星空、烟火与大海,更接近一种独自旅行的心情,乘着古老列车穿过平原、森林与高山,鼓点像是铁轨间有节奏的撞击,shoegaze吉它回响像是暗山洞里一闪而过的灯光。封面上几段静静延伸开的铁轨,渐渐隐没在朦胧雾霭之中

人生就像是在不停的旅行,也许人们会经过相同的地方,却会看到不同的风景
Lights Out Asia - Tanks And Recognizers [Album] 2007

Read More

2007夏ドラマ2    07/14/2007
最近家里的网速简直比残废的蜗牛还慢,哪里传得了专辑,还是拼死拼活的下日剧吧。。。

4. ホタルノヒカリ(萤之光)
出演:綾瀬遙(雨宮光)/国仲涼子(三枝優華)/加藤和樹(手嶋マコト)/武田真治(神宮司要)/板谷由夏(山田早智子)/安田顕(二ツ木昭司)/浅見れいな(曽野美奈子)/藤木直人(高野誠一)
这季第二部决定要追的剧。有点出乎意料,都是綾瀬遙之前的怨念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才发现她也蛮有搞笑潜质。剧中饰演一名下班回家就换上运动服大口喝啤酒的“干物女”。先解释一下,所谓干物女,也就是像香、干贝等干巴巴的女人,猪猪字幕翻作鱼干女(虽然是一个意思,也太寒碜了Orz),下班直接回家,一个人看漫画,喝酒,假日多在被窝,不社交也不购物.过懒散生活就觉得很幸福的单身上班女郎。跟宅女不同的是,宅女虽然喜欢蜗居在家,但是对于爱情仍保持着憧憬,并喜欢籍此由看剧集漫画小说电影等幻想。然而干物女不一样,她们已经放弃恋爱,过着自我悠闲的生活。想想自己,懒散是一定的,不想出门也是,至于懒得认识人这点,哪里有聪明可爱又不自以为是的帅哥?干物女的口头禅,凡事都说:这样最轻松。实在深得我心

回到剧集,其实是讲干物女的恋爱故事,所以干物女必看,剩女和宅女也要看,或许能帮忙脱离组织XD。第一集爆笑场景,先是听藤木直人一本正经地念出房屋租赁合同,谁想出这么搞笑的合同啊哈哈哈哈,接着看到鱼干女戴花在屋里跳舞,太喷了。这个夏天真美好,搞笑专场

PS:wiki上有列出干物女的8点基本特征,偶对照了一下
メールの返事が極端に遅い、短い (回邮件[短信]超慢,也超短)短信是的。。
簡単な食事なら台所で立って食べる (要是随便弄点吃的,就[直接]站在厨房里吃)MS还没有过。。
忘れ物を靴を履いたまま、部屋に上がり取りに行く ([出门前]忘拿东西,鞋也不脱的进屋拿)有过一次,时间啊。。
休日はノーメイクでノーブラ (假日不化妆也不穿bra)这个。。
半年ほど美容室に行っていない (将近半年都没进过美容院)偶不相信那些人。。
冬場は、毛の処理を怠る、又はしない (冬天就懒得除毛)默
1人で居酒屋に入れる (1个人也会上小饭馆[吃饭])啊,不如叫外卖吧。。
最近ドキドキしていない (最近都没有心跳的感觉?后来看到一句完整的,最近ドキドキしたのは階段を駆け上がったときぐらい 最近大概只有在爬楼梯的时候,才会体会到心跳的感觉)太狠了。。Orz。。。偶不爬楼梯,偶上健身房=。=

5. ファースト キス(初吻)
出演:井上真央(福永美緒)/伊藤英明(加納一樹)/平岡祐太(結城秋生)/酒井若菜(斉藤はるな)/蕨野友也(諸畑健夫)/竹中直人(番場大)
恋爱轻喜剧,还是亲情剧?对伊藤英明实在喜欢不起来,井上真央一变有钱人家女儿就撒娇霸道起来,感觉还是在走老路线,有点疲劳,开头那几句英文真让人崩溃。最喜欢竹中直人装助手那段XD。BTW,老妈是《野猪》里时不时跳出来的教导主任和《风味绝佳》里的前卫外婆,老哥女友是《虹之女神》的短片女主角和《宠物情人》里抢小雪男友的女人。主题曲竟然是小田和正,害偶乱激动一把

6. 女帝(女帝)
出演:加藤ローサ(立花彩花)/松田翔太(伊達直人)/酒井彩名(北條梨奈)/斉藤祥太(杉野謙一)
看到名字就想起了夜王,这类题材一直没什么兴趣,不过就第一集来说,加藤罗莎的表现还是不错的,长得有徐若萱的味道,松田翔太变瘦了以后显得WS多了||,里面MS有不少WS大叔WS老头,唉,可怜这么可爱的Rosa妹妹,要踩在这群WS男身上才能往上爬。说起来,日本混血明星还真多,这季已经看到四个,除去Rosa是日意混血,花君里日西混的城田优,初吻里1/4葡萄牙血统的伊藤,还有某深夜腐剧里酷似偶家老头子的汐崎アイル(侧面45度真是像极了,不过还是没原装的好看=。=),他是日爱(爱尔兰)混,另外,姜畅雄是日韩混么

最后,Life剧情太纠结, 侦探学园Q太幼齿(偶都是老人家了),都打算放弃了
TV
花君第二話    07/11/2007
番茄的表现是最大惊喜,看来J家小孩还是比TW某团体会演戏
XQ讨论帖地址在此,and baidu贴吧

爆笑场景回顾
第一集天王寺指着难波南对瑞希说,“如果你在那人的身边,可是会怀孕的”
toma带着小尺子去借洗发水,猪猪翻的字幕是“小样,还关着门”
第二集笑料更多
听到奥斯卡边狂笑边叫着“こち、こち!”就已经让人无比囧了
天王寺倒数10秒那里,看一次喷一次
瑞希对8卦男大叫“HOMOじゃねぇ!”的时候
toma一紧张就会结巴
城田优看到toma被桃心威力震倒在地,笑着挖苦几句后一路小跑开,偶觉得他那时已经忍不住要笑场XDDD
奥斯卡再次自毁形象,鬼上身外加360度转头,学交响用英文腔念台词也超搞笑,真难为他牺牲这么大
看到结尾瑞希哥哥也就是野猪老师的小跳步,再次笑抽

萌え
第一集瑞希望向窗外的侧脸
第二集toma的可爱终于开始显山露水
某人的长腿实在养眼
泉、瑞希及裕次郎在学校操场的一段,云淡风轻的午后
Kiss Man发作后的斗栗Kiss,NG12次。。。另外大树跟秀一MS有一腿

要说不足的,姬岛的披风太简陋,原著中优雅又脱线的王子,彻底成了抽风的搞笑角色,中央千里胖成了包子脸,最美型的梅田也变成了大叔,哎,虽然上川隆也的演技还不错。剧本相对于漫画改动了许多,不过都还可以接受,甚至更为喜欢这个版本,包括泉为救瑞希受伤的部分,反而显得台版完全照搬毫无创意,想当年这部漫画并没有排进偶的大好之列,就是因为人物太多太拖沓。希望后面的剧集也不会让偶失望吧
TV
2007夏ドラマ    07/08/2007
春季档一部都没追,这么快就到夏天了~~

1. 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偷偷愛著你or花様少年少女)
原作:中条比紗也
出演:堀北真希(芦屋瑞稀)/小栗旬(佐野泉)/生田斗真(中津秀一)/水嶋ヒロ(難波南)/山本裕典(萱島大樹)/岡田将生(関目京悟)/木村了(中央千里)/石垣佑磨(天王寺恵)/姜暢雄(オスカ)/城田優(神楽坂真言)

N年前看的漫画,宣传照也出来有一阵,小栗旬大好き,生田斗真也没问题,肯定不会比台版差(台版虽美型却没什么味道..其实偶根本没看过台版|||),看过第一集之后更是对堀北真希好感度直升,感觉在那群新生代女星里,就野猪妹妹扮起男生来比较自然,挨死挨曲依那几个不提也罢。偶对城田优没什么兴趣,只是如果能把水嶋ヒロ换成松本润(觉得两人有点像),把自认可爱男(哪点可爱啊= =)换成小池平就是无敌帅哥团了。主题曲是桔子团的「イケナイ太陽」,大塚愛么,一直不太喜欢她的声音。总之这部是肯定会追下去的

2. 山田太郎ものがたり(貧窮貴公子)
原作:森永爱
出演:二宮和也(山田太郎)/櫻井翔(御村託也)/多部未華子(池上隆子)/忍成修吾(杉浦圭一)
之前完全不知道这部也会拍真人版,更不用提cast,所以第一眼看到二宫和也的时候真是=血=——怎么能让他演偶们人见人爱的太郎,倒不是对他本人有什么意见,万年高中生的外型,演技也不差(否则也不会被找去拍硫磺岛来信,印象最深的就是青之炎),主要是气质完全不搭啊,一直觉得nino比较适合演受尽欺负忍辱负重的苦情一类的角色|||。樱井翔一直没啥感觉,看到忍成修吾的长发,再一次=血=,他还是留短发好点,样貌平平的女主角也一副傻气样。最后感叹一下,哪个高中都这么多花痴女生啊~~

3. 牛に願いを~Love&Farm~(向牛牛許愿~愛在牧場~)
出演:玉山鉄二/小出恵介/中田敦彦/相武紗季/香里奈/戸田恵梨香
好另类的题材,本来想说,冲着北海道迷人的乡间景色勉强看下,未到一半就坚持不下去了,其中两个女人以前就不喜欢,加上玉山铁二君——您就不能修修边幅啊。想起NANA2里,如果长发能再飘逸一点,还是蛮接近拓实的感觉的(偶果然是长发控=。=)

其它待定...
TV
音楽は自由な存在    07/07/2007
Yndi Halda07亚洲巡回,第一站726HK,接着参加台湾的Formoz Festival(EITS已经退出了)和The Wall室内场,然后731到日本,最后是803北京。而将在日本场与之同台演出的,就是下面的Euphoria
Post-Rock/Indie/Rock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L to R: Yosuke Kinoshita 木下陽輔(drums), Hiroyuki Morikawa 森川裕之(guitar, vocals, programming), Shota Sato 佐藤昭太(bass)
Influences: Fridge, The Album Leaf, Tristeza, Mice Parade, Rachel's, Yo La Tengo

Euphoria的乐队还蛮多的,这支来自日本东京的后摇团,成立于2001年,三名80后成员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兼好友,迄今为止在123records下发行过两张专辑和三张EP,并有与The Album Leaf、Tarentel等乐队同台演出的经历。除去音乐创作,成员还颇有艺术才华,乐队相关的插画摄影包括官网设计和PV等,都出自三人之手

清亮流畅的吉它,沉稳俐落的鼓点,主音慵懒味道的演唱,一点迷离电音和优美提琴,听这样的音乐,就像是乘着列车行驶在北海道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看着窗外流动的风景,叶片凋零的树木,孤零的房舍,积雪的山峦,不断向后奔逝,有种迷失的错觉(尤其是一听到大爱的Fairytale Landscape,眼前就会浮现此番景象)。Eternal Gift From The Moment的甜美记忆还留在脑海中,Euphoria就在07年春天带来了他们的新作White Pattern,Reverse重复回旋的吉它段落依然温暧明亮,淡淡民谣味的One Day,清新可爱的Anemo和典型日系pop-rock风的Usual Game,差点让人以为他们有转型的可能,还好到Come and Go,后摇的感觉又回来了,最后一曲White Pattern,沉靜悠远的吉它铺陈,带出离别般的伤感情绪,累积为后段的explosion能量。也许这张的清淡味道会让后摇迷小小失望,整体性却比上一张好

主音在其blog上写道,我曾经说过要「音楽の力を信じている」(相信音乐的力量),不过与此同时,也认为音乐是非常自由的存在。我想尽量表现出那样自由存在感的音乐

Euphoria - White Pattern [Album] 2007 Special Site

Read More

Fly With Thrushes    07/05/2007
Shoegaze/Post punk/Indie

Official Site--Myspace--Lastfm
成员: Anna Conner (vox, fender guitars), Casey Harvey (rickenbacker guitars, fx, noise, vox), Matt Davis (drums, chimes, bells, percussion), Rachel Tracy (bass guitar)
影响团: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My Bloody Valentine, Pixies, Asobi Seksu, Serena Maneesh, Bedhead

"Like a violent sea suddenly calmed. The wall of sound and slightly hidden vocals give the band a classic sound. 'Sun Come Undone' is a highly accomplished debut record which should be heard by those that have an affinity for this dreamy droney sound." ——Lost Music

Thrushes是来自美国Baltimore的shoegaze团,两男两女的组合,成立于2005年,在当地indie圈磨砺两年后,终于推出首张专辑"Sun Come Undone",也是偶今年(目前为止)最爱的一张shoegaze,盯鞋大牌们列来列去也没什么意思,还是来听歌吧

Thrushes - Sun Come Undone [Album] 2007

Read More

Saying & Doing     07/04/2007
三表在博客上写道,“看留言老有人问我砖窑的事情,一般问我这个问题的人,大都是在城里过着滋润的生活,常常被一些事情刺激的良心发现,然后陡然生出很多正义感”,看得偶脊背微凉,原来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虽然从没在那留过言)。所谓苦难这种东西,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是理解不了的。世上有身体力行的人,也有只逞口舌之快的人,你属于哪一种

杨导走了的消息,最早是在某MSN好友签名上看到。生前一直行事低调,死后被舆论大肆宣传,更有无所事事者拿其早年感情生活来做文章(另一类热衷于追捧此类文章的,偶称之为精力旺盛者)。偶是许多人的死忠影迷与书迷,纵使有多喜欢其创作的作品,也很难对人说出“很喜欢创作者本人”的话语——虽然心底确实喜欢,大概是天生性格使然,倒不是怕被人说矫情。总之个人觉得,与其在那里抒发些文艺青年式的感慨与惋惜,不如真诚向后辈推荐一部他的作品来的实在

又是华人访谈节目,美国某大学校长,被人问起投身教育事业的信念,提及自己从Harvard毕业时与其舍监临别,想要感谢她多年以来的关照,舍监的一句话令他念念不忘,“感谢不是用说的,将来你帮助其它人的时候,就是感谢我的时候”

----------------------------------------------------------------------转来的
人见人爱的yndi halda07欧洲巡演视频XD
click here
Before & After    07/03/2007
Ambient/Alternative

Lastfm

Mysterious Skin OST后再度合作,标题让人想起Richard Linklater那两部经典爱情片
个人觉得闷了点(最近在狂听后摇的某人=。=)

Robin Guthrie, Harold Budd - After The Night Falls [Album] 2007

Read More

Microfilm Live in Canton    07/01/2007
Microfilm China Tour Canton
Time: Jul 1 2007 7:30PM
Location: Alliance française Canton free admission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看后摇现场。7点27分到时还没有开始入场,门口聚了些人,大部分应该是法培的学生,从谈话内容推测。乐迷当然也有,有女生穿了verycd的T恤——上次大S在群里贴过——没想到实物比图样还难看|||。那个静静站在角落发短信一脸落寞表情的女生,倒是有点像,嗯,孤独又自闭的后摇爱好者。拖了许久才被放进去,没看时间,大概快8点,想想有这样的机会已经不易,也就不再抱怨

进去先瞅到右边的调音师,然后是左边摆好乐器的stage和大片空地,暗爽ing,一边犹豫要不要站到最前面(总觉得那样不太礼貌),结果还没等偶做好决定,紧挨着舞台已经满满站了两排人,近得都可以摸到乐手的吉它,罢了,偶心想音乐一响肯定会有人退场,果然。我不知那是多少分贝的鼓,排山倒海般,爆炸出与聆听mp3时截然不同的震撼感,从地面到墙壁,从指尖到发梢,连心率都在与之共鸣。穿插的法语对白在鼓声镇压下失了不少氛围味,所幸有几段旋律感相当不错。虽然之前听过专辑只觉得一般,缺少层次分明的美感,然而真切面对四人用鼓击吉它堆砌的巨大音场,只能大呼过瘾,吓退不少喜静人士后,全场终于high翻。极简单的舞台和灯光,30人左右的观众,背景的投影屏上播放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白电影片段,帅气的吉它手1号穿了件Sonic Youth的T恤,贝斯手大概认为毛主席头像的更酷,3号离我最近,NIKE鞋,鼓手除打鼓外还负责用中文打招呼。结束后大家都在用法文喊encore,于是四人又很nice的出来加演了两首,最后鼓手从凳子上跳下来好多次(笑),还有两名吉它手依偎对弹的场面着实温馨(偶承认偶想歪了=。=)


回家的路上失落的要命,不知为什么,是为他们的离开,还是不能用法语跟他们交谈,也许都不是。想起舞台上摆放在音箱下面,不起眼的一只旅行箱,还贴着航空行李标签(为什么它会这样清晰留在脑海里),想像着他们从遥远的法国,来到这个‘大部分人连后摇为何物都不知道’的陌生国度,一个接着一个城市的奔走,卖力演出,没有经纪人,没有主办方(法培这种教育机构顶多算个渠道),不设门票,也许还要自己联系场地……

Thanks Microfilm,merci de la bonne mus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