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那些 句子    03/27/2010
在这个世界上,你必须成为你希望看到的改变 - 重力小丑

用勇气来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用胸怀来接受不可改变的事情,用智慧来分辨两者的不同 - 李开复 (原文出自布尼尔祈祷文)

生活或许就是丢弃多余的,并珍惜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吧 - 曲げられない女

我常常被问:人生有什么意义? 到目前为止,我大概都这样回答:人生有滋味, 意义就无所谓了吧。酸甜苦辣,都是人生的滋味,尝一尝,挣扎一番,挺有意思的。也许有人反问:那如果我的人生,全无滋味呢? 嗯 如果全无滋味,意义,应该也补救不了什么了吧 - 蔡康永 (给残酷社会的善意短信)

答案,只在履步唯艰的行动里偶然相逢。对於每个存在的每个样态,它都只能是独一无二的 - 朱天文 (荒人手记)

真实是美好意愿最残酷的出卖者 - 黄碧云 (突然我记起你的脸)
如果我讨厌软弱,我就从来不是,真正的强者 — 黄碧云 (媚行者)

这个世界也有美好的东西,比如太阳,无论你心情好,或者发生什么事情,总是安静地出现在那里,让人充满信心;还有清新的空气、一望无垠的山野,某个人的体温、气味。以前是无视这些的,直到前几年,才开始对它们有感觉,而且能够切实感受到它们对我身体产生的影响。与我同类的朋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安慰 - 廖一梅 (悲伤主义的花朵)

欢迎加入豆瓣小抄小组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结婚这码事    01/24/2010


乔治·克鲁尼在Up in the Air里劝妹夫: "Life is better with company. And everybody needs a co-pilot"(有人陪伴的人生更美好,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副驾驶)

伊桑·霍克在Before Sunset里解释说: "it's more like I have this...this idea of my best self! You know? And I wanted to pursue that...even if it might have been overriding my honest self! You know what I'm saying? I mean, it's funny like...in the moment I remember thinking that it didn't much matter the "Who?" of it all...I mean that…that nobody is gonna be everything to you...and that ultimately it's just a simple action of committing yourself, you know meeting your responsibilities that...that matters. I mean what is love, right, if it's not respect, trust, admiration…and I...I felt all those things"(准确来说是...我内心中有种对自我的完美期许,我想去追求那种自我,即使代价是失去真实的自我,我记得在那个时候,我并不觉得和“谁”结婚这个问题很重要,一个人并不是你生命的全部...到头来这只是一种负责的表现...就是说,负担起你的责任来,这才是最重要的。爱是什么?如果它不是尊敬,信赖和钦佩的话?而我当时都感觉到了)

谷原章介大叔在曲げられない女里发表完一番“男人即动物论”后感叹道:"结婚也许就是双方约定到死都坚持同一个目标吧"

"因为大家都结婚"这种理由真是烂透了。电影里关于家庭冲突、中年危机的主题一点也不新鲜,看QAF时,其实我是赞同Brian的去他的结婚论,尽管最后他改变了想法还是没结成,我觉得这个结局挺好,他们的确“不需要靠戒指或誓言来证明彼此相爱”

也许像Boston Legal里Denny Crane说的,“what's the point?”,这是一个永远也不应该问的问题
跑步及其它    01/01/2010
与村上大叔无关,10月底体检过后,听了医生的建议,开始跑起步来。说起来此种运动实在无趣,不听音乐简直没法迈步,搁置在柜底的耳机也终于派上用场(平日用惯了耳塞),并总结出一套跑步专用BGM。如此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一个多月,困扰多日的过敏性鼻炎,果然是好了。加上刻意的节食,体重掉到97,也离目标不远了。往年每逢夏天都嚷着要减肥,直到现在才终于有了点成果

控制食欲,从某种程度上讲,是要把握自己的身体,管理好自己,而跑步则是逼着自己做些不喜欢的事。上次听到有人讲如何减压,其实说到底,人类是不健全的存在,不可能任何事都得心应手,能做擅长又喜欢的事固然好,这世上也有大把不擅长又不得不去做的事,面对压力,我们要做的不是消除它,而是扩大“舒适区”,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有人用举重来做比喻,我觉得很贴切

不大喜欢做年终总结这类东西,这一年花了不少时间在工作上,只去了一趟厦门,看了两场重量级后摇,消遣都丢给了电影和美剧,没怎么看书,专辑也没好好听过几张,这些要从2010年好好来做,要work hard, 也要play hard

期待下1月10号东莞的Avatar,未定的几场演出,还有5月的泰国之行
A/B    09/05/2009
A
上海的同事过来出差,我猜他们也要加班,果然。
“8点?”
“噢,那是正常下班时间”
“那什么算晚”
“10点吧”,他想了两秒
”....“
“这里的东西吃得惯么”,我问
他笑,“有什么关系”,刚成为房奴的他,“脑子里除了钱,已经没有其它的欲望了”
好吧,我更加不想去上海了

B
豆豆是我前任roommate
经常上joyo买书,用家乡话煲电话粥,理想主义又有点害羞的福建籍女生
后来随工作调动去了深圳。许久未联系,只知她刚从西藏回来
直到某日看到她新换的手机号码,才知她辞了工作,去四川木里支教,一个人
那几日心情极低落,一时感动非常
豆豆你要加油